<form id="r9fh3"></form><form id="r9fh3"></form>

        <address id="r9fh3"></address>

          <address id="r9fh3"><listing id="r9fh3"><nobr id="r9fh3"></nobr></listing></address>

                  您的位置:首頁 > 高沃動態 > 高沃視點
                  高沃視點

                  淺析撤三程序中商標的象征性使用

                  作者:楊鳳全 李贊捧 北京高沃律師事務所
                   
                  商標法明確規定了因連續三年不使用而撤銷注冊商標的制度,通過透析其立法本意,該制度主要是對擁有商標權利而故意不使用行為的懲戒,在于督促商標權利人積極使用商標,充分發揮商標自身的價值和功能,避免商標資源的浪費。那么遇到自己的注冊商標被提起撤三程序,該如何提供有效的使用證據證明商標的實際使用呢?
                   
                  商標法意義上的商標使用,是指將商標用于商品包裝、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書上,或者將商標用于廣告宣傳、展覽以及其他商業活動中,用于識別商品或服務來源的行為;商標權人自行使用、他人經許可使用以及其他不違背商標權人意志的使用,均可認定為商標法所稱的使用。
                   
                  但是如果僅僅是為了維持訴爭商標注冊進行象征性使用的,不具備真實使用意圖的,往往不能證明商標的有效使用。此觀點通過筆者所在代理所的一起撤銷復審行政訴訟的案件予以說明:
                   
                  石獅市某電子商務有限公司訴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現為國家知識產權局)及第三人廣州歐貝卡服飾有限公司關于第9828931號“塵埃CHENAI”商標撤銷復審行政訴訟案件中,筆者所在代理所作為第三人廣州歐貝卡服飾有限公司代理人參加了訴訟。本案中,石獅市某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主張其在2014年1月3日至2017年1月2日期間在指定商品上進行了有效的商業使用。其提供的證據有:一張2014年12月份與石某簽訂的金額為169元的塵埃牌棉衣銷售合同;一張2014年11月與王某簽訂的金額為179元的塵埃牌棉衣銷售合同及開具的手寫發票;一張2015年3月與程某簽訂的金額為173元的塵埃牌針織衛衣銷售合同;還有一張2015年1月與蒲某人簽訂的金額為238元的塵埃牌針織衛衣銷售合同。
                   
                  石獅市某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僅依據四張銷售合同就主張商標的有效使用難免牽強,試想一個正常經營的服裝公司,在銷售服裝時,合作方不僅都是自然人,而且每單的服裝數量只有一件,金額僅百元,雙方還要不嫌勞煩的簽訂銷售合同,完全不符合正常的商業經營慣例,沒有人買件上百元的衣服還要與店家簽訂銷售合同的。原告在三年內僅有四單交易,并且四份銷售合同的總金額僅759元,難免有為了維持商標的注冊而進行象征性使用的嫌疑。經過我所律師有理有據的分析,原告自覺理虧,沒有勝訴把握,最終主動撤回訴訟。
                   
                  雖然《北京高院商標審理指南》中規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當事人主張維持商標注冊的,不予支持:為了維持訴爭商標注冊進行象征性使用的。”但是在司法實踐中,對象征性使用的審判標準仍然具有一定的主觀性,亦有秉承寬泛標準進行審查的,參考筆者所在代理所代理的另一起撤銷復審行政糾紛案件:
                   
                  南京藍晶瑩計算機科技有限公司訴國家知識產權局、第三人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關于第66966551號“花絮”商標撤銷復審行政糾紛案中,筆者所在代理所代理南京藍晶瑩公司作為原告提起訴訟。藍晶瑩公司為了證明復審商標在2014年8月9日至2017年8月8日期間在指定商品上進行了有效的商業使用,其提供了一份與北京某商貿責任有限公司于2017年8月2日簽訂的一份關于“花絮”牌有線鼠標、有線鍵盤商品的采購合同,并附有支付發票,總金額為1206元。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認為其提交的證據能夠證明復審商標于指定期限內在核定使用的鼠標商品上進行了真實、有效、合法的商業使用。鑒于計算機、計算機外圍設備、計算機周邊設備、與計算機聯用的打印機、掃描儀(數據處理設備)、筆記本電腦與鼠標屬于類似商品,對復審商標的上述核定使用商品亦予以維持。
                   
                  通過上述兩則案例可以看出,對于商標的象征性使用,司法實踐中并沒有統一的標準,仍然存在著寬嚴相濟的情況,由法官自由裁量。筆者認為第一則案例法官傾向于是象征性使用,并進行當庭釋明,原告主動撤訴,是源于原告提供的合同及發票實在是不符合銷售慣例和消費者的購買習慣,完完全全是為了應對此次的撤銷復審案件。而對于第二則案例法官審查較松,筆者認為法官判定商標的有效使用并不僅僅是基于這一份采購合同,還由于藍晶瑩公司除此之外,還提供了其他采購合同,雖然時間超期,但能夠證明復審商標的延續性使用,并且還提供了與浙江天貓技術有限公司的服務協議,證明在天貓開設旗艦店,也就是說雖然藍晶瑩公司提供的其他使用證據雖然證明效力不高,但能夠證明其是具有真實的使用意圖的,這也是符合撤三制度的立法初衷的,故而法院采取了寬松的審查態度。
                   
                  雖然法律明確規定了象征性使用不能作為有效的使用證據,但是仍然不能采取一刀切,應結合具體的案件具體分析。撤三制度的設置是為了清理閑置商標,并不是懲罰商標權利人,所以在審查注冊商標的使用證據時,還是應辯證的看待。
                   
                  筆者認為在處理撤三的案件中,可以對商標注冊人提交的使用證據從以下幾方面予以考量,從而把握是否為象征性使用:
                   
                  1、復審商標指定使用的商品或服務的銷售數量的多寡;
                  2、復審商標使用證據的形成時間,如果在三年期間結束前才開始使用,結束后又使用極少,考慮有象征使用嫌疑;
                  3、僅提供了復審商標極少量的宣傳廣告,沒有其他證據予以佐證;
                  4、復審商標注冊人與合作主體雙方之間是否存在關聯關系;
                  5、依據交易習慣和購買習慣,并不符合商業慣例的使用情形。
                   
                  商標是一個企業的靈魂,對企業的經營發展具有重大作用,我們在經營自己的商標時,應全力以赴,充分發揮商標的識別作用和市場價值,而不應閑置商標,浪費商標資源。
                   
                  企業為了防止苦心經營的商標通過撤三程序被撤銷,筆者建議企業從以下方面做起:
                   
                  1、規范使用注冊商標,嚴格按照注冊商標標識樣例進行使用;
                  2、在交易文書、發票等資料上標記注冊商標;
                  3、在宣傳物料的顯著位置標記注冊商標;
                  4、所有涉及注冊商標的流通資料進行專門管理。

                  回頂部
                  聯系我們 | 隱私條款 | 免責聲明
                  Copyright ? 北京高沃律師事務所 All Rights Reserved
                  5分排列3